当前位置: 主页 > 香港马会2020开奖纪录 > 正文

真相披露:蒋介石首任侍卫长王世和揭秘蒋家内部的恩怨纠葛

来源:未知 时间:2022-01-03 09:27

  历史学家、政治家关心的都是他在政治上的所作所为,对中国的历史进程产生了怎样的影响,但对于普通人来说,可能更关心的是关于蒋介石的绯闻八卦、家族秘闻,毕竟这样的“恩怨情仇”就是因为真假难辨又通常颇为精彩,才会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而蒋家内部的恩怨纠葛,通过蒋介石首任侍卫长王世和流传出来出来不少,鉴于他的特殊身份,人们总愿意相信这便是真的。

  在历史上,王世和并不是什么特别出名的人物,虽然他的官职曾到陆军司令部高级参谋,到了台湾之后还享有中将待遇,但这大部分还是因为王世和是蒋介石的首任侍卫长。

  王世和的“职业生涯”是从“玉泰盐铺”开始的,王世和虽然文化程度不高,但性格淳朴、头脑机灵、手脚勤快,通过蒋母王采玉安排,进入了“玉泰盐铺”当学徒——玉泰盐铺,正是蒋家的祖业,也是蒋介石的出生地。

  当时,蒋介石还在外“革命”,其原配毛福梅既要侍奉婆婆,又要照管盐铺的生意,十分忙碌,家中若有跑腿的杂活,就会吩咐王世和去操办,在此期间,王世和因为办事得力妥帖,得到了蒋家的肯定。

  1921年,王采玉去世,蒋介石回乡奔丧。当然,他此次回来,还有另外一个目的,那就是为自己组织一支小规模的侍卫队。

  这主要是出于两个考虑,第一是此时蒋介石与粤军将领矛盾已经非常激烈,他担心粤军会对他采取行动,就想组织一个侍卫队来保护自己的安全;

  第二则是为了他的面子考虑,因为当时蒋介石虽已是孙中山手下的“得力干将”,但每次回乡都是独自一人,家乡有好事者就问他,为什么没有卫队保护他的安全,让他觉得十分“没有面子”。

  这么一来,深得蒋家上下信任、又有着表侄关系的王世和就被挑选进入卫队,因为王世和当时是其中年龄最大的,就成为了这只侍卫小队的“侍卫长”。

  在效忠蒋介石这方面,王世和着实是尽忠职守,他不仅勇于战斗,还能豁出命去保卫蒋介石的安全。在1929年某人准备行刺蒋介石时机敏地识破了其阴谋,并与之扭打在一起,最终成功制服了刺客,保卫了蒋介石的安全。

  在担任蒋介石侍卫长的20年里,王世和与蒋介石片刻不离,也帮蒋介石化解过无数危机,对于蒋介石来说,王世和最大的功劳就是“愚忠”,他不怕艰难险阻,竭尽全力保卫蒋介石及其家人的生命安全。

  当然,也正是因为王世和与蒋介石“形影不离”20年,他才能看到那些蒋家内部的恩怨情仇,并最终通过他的生平记叙,道与外人听。

  众所周知,蒋介石有过几任妻子,包括14岁由“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迎娶的正妻毛福梅、1911年迎娶的妾姚冶诚、在与毛福梅分居后,于1921年迎娶的陈洁如和最终在1927年迎娶的、同样也是他得力助手的宋美龄。

  在王世和的眼中,这几位之间的恩怨情仇、较劲纠葛,不免令他左右为难,但他身为蒋介石的侍卫长,又逃不开这些恩恩怨怨。

  对于王世和来说,对他有恩的是一直在溪口老家的王采玉和毛福梅,秉持着“滴水之恩、涌泉相报”的原则,王世和一直对王采玉、毛福梅忠心耿耿,她们有什么吩咐,王世和也是尽心竭力,或者说,

  实际上,长期以来,在蒋介石的四位妻妾中,真正一直在与其他人较劲的,似乎只有宋美龄。因为毛福梅与蒋介石是旧社会的“包办婚姻”,两人之间也并没有太深的感情,加上毛福梅一直在溪口老家操持蒋氏家族,与蒋介石的其他妻妾一直都是“客客气气”的。

  其中只有姚冶诚因为曾经当过妓女,虽说被蒋介石娶为妾,但实际上从未得到过蒋家的承认。

  而当蒋介石要迎娶陈洁如的时候,虽然他表面上“休”掉了毛福梅和姚冶诚,但实际上毛福梅一直占据着原配夫人的位置,甚至在婚后第三天,蒋介石就带陈洁如前往溪口老家“拜见”毛福梅,毛福梅和陈洁如两人还以姐妹相称。

  ,也称陈洁如为“上海妈妈”,在蒋经国于上海读书时,也常受到陈洁如的照顾。但

  当蒋介石迎娶宋美龄时,宋家却以自己的权势给了蒋介石很大的压力,蒋介石不得不登报声明和几位妻妾“脱离关系”,与宋美龄在上海结婚。

  实际上并没有完全与几位“夫人”断绝联系,王世和也同样与毛福梅保持着联系,并且,还因为毛福梅成为了“下堂妻”,对毛福梅更添了几分怜悯,这种不一样的“情感”,令宋美龄长期对王世和有着误解和不满。

  毛福梅老实善良,默默为蒋家操持一切,更像是“大姐姐”,陈洁如个性笃厚、不搞权谋,凡事都为蒋介石着想,对蒋介石的照料也是无微不至,而宋美龄则是“巧于智谋、攻于算计”的千金小姐,平时为人十分骄矜,蒋介石身边人的也对她颇为畏惧。

  在王世和透露出来的信息中,宋美龄也曾着力于“离间”蒋介石父子之间的感情。

  尽管最终因为宋美龄小产、自己思想的转变,宋美龄最终和蒋介石没有生育自己的孩子,但

  宋美龄在刚与蒋介石结婚的时候,确实想过要为蒋介石生个孩子的,为了避免蒋经国、蒋纬国分走自己的孩子的爱,宋美龄也曾竭尽全力地离间蒋氏父子的感情。

  对于蒋经国,我们都知道他曾是苏共的一员,曾经在苏联滞留多年,直到1937年才回国。史料记载,蒋经国在回国后逗留于上海、杭州等地,却始终没能等到父子相见,反而收到蒋介石的指示,令其回溪口读书。

  外界对此多认为蒋介石此举,是觉得儿子受苏共教育多年,要给儿子重新“洗洗脑”,但王世和知道,这其中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蒋介石担心他表现得过于急切,会令宋美龄忌恨蒋经国。

  蒋介石故意“冷落”蒋经国,还有另外一个表现,那就是在蒋经国、蒋方良在溪口老家丰镐房补办中式婚礼一事,虽然是蒋介石亲自交代毛福梅操办、主婚的,但他本人却没有露面,只是派王世和回乡一同操办。

  但最终——根据王世和所透露的信息——尽管这场婚礼已经被蒋介石特意低调处理,但宋美龄仍对此十分介意。

  因而,在1939年蒋纬国回国时,宋美龄更加不悦,尤其是当时关于蒋纬国身世的花边新闻已经成为了报章杂志宣扬的热点。

  据称,当时宋美玲大发脾气,质问蒋介石蒋纬国到底是不是他的亲生儿子,并问如果蒋纬国的生母不是将其带大的姚冶诚,那他是否还有别的女人。

  对于蒋纬国的生母是谁,外界一直有着众多猜测,王世和也许知道此事,但始终也没有为外人道。

  我们只能知道,蒋纬国的日籍生母将孩子交给蒋介石照顾,蒋介石又因为奔于革命,将孩子交给了当时“尚无所出”的姚冶诚照管,而王世和则经常奉命为姚冶诚母子送钱送物、采办用品、代办生活杂务。

  但宋美龄一直对此颇有微词,并将脾气发泄到了一直奉命办事的王世和身上,也正是因为宋美龄的忌恨之情,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蒋介石父子之间的关系都并没有那么亲密。

  据记载,在1943年时,有一次宋美龄又为家务事与蒋介石生气吵架,一怒之下就跑到美国去“冷静冷静”,等到宋美龄气消了,就通知丈夫自己将于某日回国,意思是让蒋介石去接她。

  但当时蒋介石的气还没消,尽管王世和特地提醒蒋介石夫人将要回国,请蒋介石提前安排接机,但蒋介石却只派了座车前往机场,自己则没有现身。

  没有在机场等到丈夫的宋美龄怒气冲冲地回家质问蒋介石,但蒋介石却将锅扣在了王世和身上,他不由分说地用拐杖“怒打”王世和,问:“为何不告诉我夫人今天回来?”

  这也许是蒋介石给自己的一个台阶,但不管怎么说,夫妻两人最后都就坡下了,和好如初,而“背锅”的王世和却更遭宋美龄误解。

  但宋美龄和王世和之间的误解再深,至少也并未影响到王世和与蒋介石之间的亲密关系,真正影响了他和蒋介石关系的是蒋经国。

  在王世和眼中,蒋经国是一个擅长“背后整人”的人,王世和了解到这一点的时候,已经是蒋氏和逃往台湾之后了。

  那时,王世和在台湾领了个“闲差”,已经不做蒋介石的侍卫长了,而蒋经国则已经是“国防会议”的副秘书长,被蒋介石“委以重任”。就在此时,王世和听到了许多关于蒋经国风花雪月的流言,自认为是蒋经国“兄长”的王世和好意规劝,让蒋经国注意一下生活作风问题。

  只是没想到,尽管王世和与蒋家相处数十年,但蒋经国并没有将王世和当做“兄长”,他听到了这一席话,脸色阴沉,还在背地里吩咐当时蒋介石的侍卫长俞济时:“不要让王世和见蒋介石!”

  而后,王世和次次去拜见蒋介石都被挡在了门外,直到后来,王世和才知道,蒋经国这是担心自己在见蒋介石时说蒋经国的坏话,给蒋经国带去麻烦。

  但蒋经国这“一挡”就是10年,直到1960年7月,王世和卧病在床、不久于人世之际,就连宋美龄都派人前去探病,称自己“已经不计较过去的恩怨、谅解他的一切了”,王世和都没能再见到蒋介石一面,而这一切都是出于蒋经国的安排。

  怀着这样巨大的遗憾,王世和走完了自己六十多年的人生道路,我们无从得知王世和弥留之际到底是否还“恨”蒋经国的阻挠,但至少可以看出,蒋经国实际上也并不像自己表现出来的这样正派、大度。

  但蒋家的这些恩怨纠葛,终究也已经随着蒋氏家族的凋零而进入了故纸堆,是非对错还有多少人在乎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