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香港马会2020开奖纪录 > 正文

血饮:一边放毒一边吸金揭露美国生化屠术的真面目!

来源:未知 时间:2022-01-14 01:09

  据央视新闻援引俄罗斯卫星通讯社1月28日报道,预印本文献库BioRxiv发表的一篇调查研究显示,柬埔寨金边巴斯德研究所科学家在2010年从两只柬埔寨沙梅尔马蹄蝙蝠身上采集留存的样本中发现与SARS-CoV-2(新冠)基因序列相似性高达92.6%的冠状病毒毒株。该研究报告指出,新冠病毒出现以后,柬埔寨科学家们对6个蝙蝠家族和两个扑食动物家族的430个存档样本进行了检测,发现这种这种病毒毒株与新冠病毒病毒相似度最高。

  此研究成果堪称重大,为我们弄清楚新冠病毒起源提供了又一重要证据,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该研究成果找到了新冠病毒传播毒株最近似的自然界族群—马蹄蝙蝠,而这种蝙蝠生活在柬埔寨、 老挝、缅甸、泰国和越南,从未发现携带该毒株的马蹄蝙蝠在中国出现过。

  同时,上述发现再次证明了两大关键性事实:第一,新冠病毒并非起源于中国,因为马蹄蝙蝠从未在中国境内出现过,且发现亚洲最早发现新冠病毒的时间远在中国爆发新冠之前近十年。第二,东南亚地区是中国境内病毒传入的重要源头。

  血饮在之前的文章《暗数杀人》和《恶魔复生之哈迪斯行动》中就说过,东南亚地区是中国非典病毒和新冠病毒的重要源头,现在柬埔寨科学家和俄罗斯媒体的报道再次证明了这一点。

  马蹄蝙蝠不过是背锅侠】那么,这种病毒为什么出现在东南亚呢?新冠病毒真的是马蹄蝙蝠自然携带的吗?答案是否定的!依据如下:

  一、2020年2月份,哈萨克斯坦Yvision网站援引哈萨克斯坦阿拉木图中央专项生化实验室人员的消息称,“

  “,而阿拉木图中央专项生化实验室是美国国防部在全世界设立的、由美军独立运营管理的生化实验室,哈萨克斯坦官方都不能干预。换句线年这段时间内,驻哈萨克斯坦美军就已经掌握了新冠病毒毒株。该毒株的传播者就是蝙蝠。2017年,美国教授施密特带领的一个生物病毒学专家小组,在哈萨克斯坦阿尔滕套、卡尔温古尔和科普捷尔汉的山洞中,研究了被冠状病毒感染的蝙蝠,他在研究中使用了位于哈萨克斯坦扎姆贝州科尔达伊区生物安全研究所的蝙蝠资源,而阿拉木图中央专项生化实验室同样是在蝙蝠身上实验新冠病毒。

  从美军制造出新冠病毒并使用蝙蝠测试就能够反证,新冠病毒携带者肯定不是马蹄蝙蝠。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马蹄蝙蝠只能生存在热带地区,是不可能在哈萨克斯坦这种温带大陆性气候地区生存的,唯一的可能只有一个,那就是人工携带。

  二、蝙蝠与施密特教授如影随形,彷佛全世界的蝙蝠都在追随施密特的脚步,教授走到哪里,蝙蝠就跟到哪里。自从2017年施密特专家组来过哈萨克斯坦以后,哈萨克斯坦就发现了蝙蝠病毒,而自从施密特启动KZ-33项目(中东冠状病毒呼吸综合征项目)以后,美军设在阿拉木图的中央专项生化实验室就开始了冠状病毒的研究。

  也就是说,是美国人将病毒带到了哈萨克斯坦,并且在当地的美军生化实验室进行秘密研究,同时,根据美方设立实验室时与当地政府约定的条件,禁止当地官员对实验室的研究活动进行监管,甚至无权进入实验室的领地。但是,纸包不住火,这种见不得人的研究最终还是在2020年被哈萨克斯坦科学家捅到了媒体上。

  下图是美军全球生化实验室分布图,从图中可以看出,与哈萨克斯坦一样,发现马蹄蝙蝠的柬埔寨、老挝、泰国、越南都有美军生化实验室。

  同时,我们在新冠疫疾中发现,柬埔寨地区也并非新冠病毒的首先爆发地区。这说明,病毒从东南亚进入中国,一定还有陆地传播之外的其他途径。那么,从2017年到2018年美军就已经合成出新冠病毒,美军在东南亚、哈萨克斯坦乃至格鲁吉亚卢格生化实验室研究出以蝙蝠为载体研究的新冠病毒以后,是否会通过能够迁徙到中国境内的其他种类蝙蝠将病毒传播进中国境内呢?毋庸置疑,利用动物迁徙规律,通过动物传播越过人类头顶进行投毒,可以实现精确打击和隐蔽攻击。

  血饮在2018年11月22号文章《生化危机启示录:血淋淋的丛林世界有你想象不到的黑暗!》中,说过非典最早爆发地是在美国费城,而不是中国华南。

  据美联社2002年2月11日报道,2002年2月10号,一间按揭公司在费城郊区的一间酒店举行年会,酒会期间一名女子突然昏倒送院不治身亡,死者赫姆斯特里入院时出现头痛、发烧、恶心呕吐,肺部发炎等非典型性肺炎特征。新华社也在2002年2月11号凌晨发表专电报道此事。这名世界上第一例死于非典病毒的女子所在的费城,费城距离紧挨美国马里兰州德特里克堡生化实验室。据此血饮在全网首次提到德特里克堡生化实验室与冠状病毒爆发有关,这里才是毒爆发的原点。

  综合上面这些新闻就会发现每次发现的冠状病毒都能够找到美军生化实验室的影子,这些难道都是惊人的巧合?

  为什么美军要通过中亚和东南亚生化实验室对付中国呢?这就涉及到病毒种类和种族族群分布的双重问题。

  中国人易感冠状病毒。我国曾于1975年正式命名了冠状病毒科。2003年的非典证明了全球族群中,中国汉族人更容易感染新冠病毒。同样的,新冠病毒感染以后,美国媒体发现纽约华人新冠死亡率是白人的1.4倍,黑人的2倍,具体原因可以参考上上篇文章《揭秘在美华人新冠致死率远高于白人的真相》。所以,这些都说明,中国人是包括非典和新冠在内的冠状病毒的易感人群。

  对病毒的易感与否还取决于基因,哈萨勒斯坦、以色列、阿塞拜疆等国在2020年之前是新冠感染率最低国家的原因就在于此。哈萨克斯坦这些国家不仅禁食二师兄,而且是J2和Q单倍型类群联合分布最高的区域,J2和Q单倍型类群是现代犹太以色列人的主体基因。

  这两种基因对新冠病毒具有强大的抵抗力,而中国人中除了蒙古、新疆、青海部分地区外,几乎所有汉族人都不携带这两种单倍型类群。也就是说病毒从开始就被差异化基因设计,明显针对中国汉族族群而来。

  美军在东南亚的生化实验室全部靠近中国云南、广西这些汉族人口分布区,发现蝙蝠冠状病毒的哈萨尔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交界地区更是中国北方汉族基因携带民族—东干族聚居区。有兴趣的读者,可以查阅东干族的起源,这里不再赘述。

  这些生化实验室靠近中国汉族聚居区,有利于直接获取生物基因样本就近研究,同时,通过蝙蝠迁徙路线,也可以方便地进行越顶投毒,这才是他们将生化实验室建在中国周边的根本原因。

  从2016年11月26号血饮发布文章《拨开马航MH17事件的另一个迷雾,中国为自己撑起生化保护伞》文章的末尾指出:“如果说真的有类似于〇三年那种生物病毒战的话,战场上比拼的就是双方医学水平的高低,谁能抢先拿到病毒解药谁就能占据制高点,并且反向威慑对方,在这方面中国无疑走在了前面。〇三年是美元由强势转换到弱势的关键年份中国爆发了非典,一三年H7N9禽流感爆发后四个月后美元指数急速拉升。这些都是为了配合美国的整体金融战。目前美国也在中国周边不断搞事,在美联储加息拉升美元指数的紧要关头会不会再来一次飞沫传染病呢?只是希望这个飞沫传染病不要再出现为好”。

  后来的事实演变完全证实了血饮的预判。2019年11月底中国武汉爆发新冠,而新冠最重要的特征就是可以通过飞沫传播,同期,美元指数也快速拉升至十年历史中最高的103.96。

  从2016年这篇文章以后,血饮分别于2019年1月7号和1月17号发表两篇生化系列文章《继承法西斯细菌战衣钵,美国生化魔爪伸向中国!》和《马航MH17被击落之时,美国生化恶魔睁开血色双眸》两篇文章,发出美国即将对中国发动生化攻击的警报,当年11月底,新冠疫疾随即爆发,并持续至今。

  长期关注血饮文章的读者都清楚地知道,血饮所揭露的这一切的一切都已经证明,从德特里克堡到东南亚和哈萨克斯坦的美军生化实验室,美军制造的生化病毒都在剑指中国。

  新冠病毒爆发以后,全世界的科学家开始逐渐发现新冠病毒并非自然起源。2020年3月底,捷克分子生物学家,索尼娅·佩科瓦博士在公开采访中表示:新冠病毒里存在人工元素,该元素不会在自然界形成。

  2021年1月18号,发言人华姐公开表示,如果美方真的尊重事实,就请开放德特里克堡生化基地,请世界卫生组织专家去美国开展溯源调查。

  部”此时发声的重要原因】那么,为什么“魔法部”要在这个时候公开怀疑德特里克堡并指责美国呢?

  血饮在2019年新冠爆发之前文章中就已经全面叙述过美国生化武器的特征,这些特征在不断更新的新冠研究中正在被陆续发现和证实,而其中最重要的两点,就是新冠病毒复合感染理论,以及新冠病毒由犹太资本支持的金手指人工制造而成。

  血饮提出的这两个关键点得到了事实验证后,魔法部遂果断公开质疑美国制造生化武器。那么,支持血饮的这两点判断的最新事实依据是什么呢?

  2020年3月15日,美国情报学家格雷格·鲁比尼曾经发推特质问特朗普,为什么不告知美国人民,病毒就是美国制造的?为什么不明讲新冠病毒本身就是生物武器?

  2021年1月份,格雷格·鲁比尼在接受美国第一新闻网电视频道采访时指出,新冠病毒是作为生物武器进行基因工程改造的人工产物,新冠病毒源自北卡罗来纳州大学生物安全防护三级实验室,由美国病毒学家著名世界毒王拉尔夫·巴里克教授研制。

  为毒王拉尔夫·巴里克教授提供数千万美元经费的金主是美国疾控中心,负责人是福奇(AnthonyFauci)。新冠病毒制造出来以后从北卡三级生物安全实验室转移到德特里克堡生化实验室内的731病毒大楼,731大楼是美国战后根据与日本签署镰仓协议以后接收包括石井四郎在内细菌战专家而建造的大楼,这也是美国所有生化武器的集散地。

  是源头吗】综合疫疾数据以及格雷格的这一说法,可以认定德特里克堡拥有新冠病毒,那么是否就可以认定德特里克堡就是新冠疫疾的爆发源头呢?血饮认为,并非如此。下面,有一组感染数据可以佐证这一判断。

  据俄罗斯塔斯社2020年3月28号报道,德特里克堡所在的马里兰州,新冠检测了382人,288人阳性,阳性率为75%;毗邻马里兰州的特拉华州,检测了104人,68人阳性,阳性率为65%;距离较远的新泽西州,检测了3297人,2844人阳性,阳性率达到86%。

  所以,从传播浓度上看,德特里克堡所在的马里兰州不是首批最高数量最高的地区,而纽约州、新泽西州都离德特里克堡较远,且并不与之接壤,但浓度要高于马里兰州。

  血饮在之前文章中就已经详细分析过,纽约是美国乃至全世界爆发的爆心原点所在。那么,为什么病毒会首先从纽约爆发呢?

  从地图上看,新泽西州北部距离纽约长岛很近,新泽西州是美国生化武器理论奠基者—普林斯顿洛克菲勒研究所所在地,而纽约长岛东部坐落着美国最早的生化武器实验室—普拉姆岛。

  因为美军控制下的生化实验室,往往相互之间来回转移生化病毒,而几乎美国所有的生化病毒样本都来源于1950年代建造的普拉姆岛生化实验室,比如:德特里克堡的委内瑞拉出血热病毒、HHV-6A等病毒都是从普拉姆岛“交流”来的。

  普拉姆实验室于1999年升级为最高的生物安全四级,级别远高于北卡罗莱纳三级实验室。正因为有了这种“交流”,所以北卡罗莱纳的病毒不仅被转移到德特里克堡和普拉姆岛,甚至飘洋过海到了哈萨克斯坦阿拉木图中央实验室以及东南亚老挝这些国家的美军生化实验。

  确信病毒被转移到普拉姆岛的另一个重要证据是,普拉姆岛拥有全美唯一的的最大的动物实验基地,这种户外大型实验基地是北卡罗莱纳和德特里克堡生化实验室根本不具备的。新冠病毒已经被发现可以广泛地感染二师兄、水貂、老鼠、猫等动物,而这些都必须经过大量的动物实验才能够最终武器定型,全美只有普拉姆岛这个大型露天动物试验场可以做到。

  目前这种新冠病毒最早是在2015年被制造出来的,而在2017年左右就被发现已经出现在哈萨克斯坦境内,这样反过来也就可以解释前面说到的一个诡异现象,即:为什么美国生化专家斯密特教授带领的一个生物病毒学专家小组走到哪里就能够从哪里发现携带新冠的蝙蝠。所以,并不是因为这些蝙蝠天然携带了新冠,而是施密特教授带着自己的小组到处释放病毒,而释放的地点都是精挑细选后的结果,都是在针对中国北方汉族基因。

  那么,美国生化专家施密特为什么专注于蝙蝠传播呢?因为研发这一病毒的毒王拉尔夫·巴里克就是利用在蝙蝠身上发现的SHCO14基因片段上合成的新冠病毒,这也解释了为什么研究发现的马蹄蝙蝠身上发现的病毒是所有动物病毒样本中与新冠基因序列最接近的病毒。

  最为可耻的是,生化狂人拉尔夫·巴里克教授还特别强调,要把病毒起源于自然写进给白宫的报告之中。但是,中情局早就知道该病毒已经泄露,当巴里克叫兽告诉中情局,这种病毒只对中国华裔有巨大杀伤力以后,中情局停止了病毒扩散预警,随后,病毒传播到了全世界。

  据此可以相信,从特朗普开始就说这种病毒是大号流感,并全力鼓吹群体免疫,以及福奇曾表示可以不用佩戴口罩看出,美国内部早就已经知道新冠病毒的特征,正因为这种病毒对白人种族杀伤力远低于华裔,他们才敢说出这些话,而后来经美国媒体曝光,纽约华裔死亡患新冠致死率远高于白人,也证明了这一点。

  更为可笑的是,新冠病毒爆发以后,包括美国国家微生物科学院院士××Li、×轶在内的专家一直在对中国公众灌输新冠病毒起源于自然界蝙蝠的荒谬结论,充当新冠扩大传播的帮凶。为什么干下如此掩耳盗铃的勾当呢?因为,SHCO14基因片段就是她2015年在中国境内蝙蝠身上发现的基因合成的,而她正好是美国国家微生物科学院院士。

  2021年1月8号,××Li突然改变说辞,在《Science》杂志上发文指出,自己并不确定新冠病毒的直接来源,这一宣布,相当于从自身研究角度直接否定了新冠病毒来源于自然界中的蝙蝠。古语有云,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何况从事严谨科学研究的所谓大家!试想,当初大肆鼓吹病毒来源于蝙蝠,现在又发表论文否定自己的观点,并且要求公众不要再骂她,打悲情牌扮演无辜的白雪公主,血饮只想说,奥斯卡都欠你一座小金人,恬不知耻。

  明白了上面这些,大家或许也就明白了血饮一直强调的“金手指”是线号文章《揭秘在美华人新冠致死率远高于白人的真相!》中说过,“新冠病毒从诞生之日起就带有人畜共患的特征,再结合逆向进化现象可以推论,不排除这种病毒本身就是将动物身上的病毒进行变异移植,最后再嫁接到新冠病毒上。那么,这种情况就不排除一种可能,那就是在实验室中人为制造干预形成动物变异,然后通过培养和基因编辑,将这些病毒相互在动物间传播,让病毒进行嫁接交换,再从动物之间的相互传播中提取出最毒的那个成品,也就是制成了新冠病毒”。

  血饮的这一看法是大胆的,而事实也证明这一判断是正确的。1月24号,据国内媒体报道,生化狂人拉尔夫·巴里克教授与自己同事的会议视频被发布,视频中巴里克教授得意地分享人工嵌合RNA技术改造新冠病毒的的经验和实验过程,巴里克表示,“关于建造新冠病毒的老鼠模型,问题是新冠病毒不能在老鼠体内生长,与不能与老鼠的ACE2受体结合,但是(改造新冠病毒)是非常容易的,你可以将至少四组或者五组不同的变异放到新冠病毒的受体结合区域中去,通过修改特定的(氨基酸)残基,使得新冠可以与老鼠的ACE2结合“。就在这段会议视频片段中,巴里克教授一直在炫耀自己可以随心所欲地修改新冠病毒,使之可以与包括老鼠在内更多动物结合感染。,

  这段视频直接证明了金手指的客观存在,生化狂人(畜生)巴里克教授通过基因编辑中的功能获得手法,让新冠病毒的变异一直持续下去。这系列证据直接证明了血饮之前文章中一直关于“金手指”存在的看法。

  从目前的资料来看,生化狂人(畜生)巴里克极有可能修改促成了新冠病毒受体结合区域的N501Y、K417N,这两种变异都能够让新冠病毒与老鼠的ACE2结合。前者同时出现在了英国和南非变种病毒身上,后者发生在南非变种病毒身上。N501Y变异同时出现在南非和英国两种变异病毒身上,这是趋同进化,K417N变异发生在南非变种病毒身上,则是病毒反自然的逆向进化特征。

  据此可以认为,生化畜生巴里克人工干预改造新冠病毒导致新冠从2.0进化到了以南非和英国变种病毒为主的新冠3.0,而首先发现英国变种病毒的伦敦,正好靠近英国波唐顿生化实验室,恰好英美又是生化合作伙伴,这难道又是惊人的巧合?就在世卫组织明令禁止用国名命名病毒的情况下,德国总理默克尔公然喊出英国病毒背后的原因,你品,仔细品。

  目前,日本和巴西已经联合在巴西境内发现了一种不同于南非和英国变种病毒的新毒株。当地时间1日,美疾控中心称,美国至少有32个州出现分别来自英国、巴西和南非的变异新冠病毒。按照这种新冠病毒变异速度,比3.0更加厉害的新冠4.0病毒可能已经在美国、巴西、印度这三个国家诞生。目前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和巴西发现的新毒株,这可能是新冠4.0的雏形。

  由此判断,新冠病毒未来将持续变异下去,新冠病毒的变异禽流感化趋势将是不可逆的。禽流感病毒目前已经在全世界流行了16年,所以,简单的认为全球疫疾会在明年3月结束,纯属盲目乐观。鉴于美国、巴西、印度这三大杂种国家无力控制新冠病毒传播,全球转折点在明年出现的概率同样很低,全球感染人数总有一天会突破2亿,新冠病毒也会从3.0进化到更可怕的4.0甚至是6.0。

  英国媒体发布报告称,辉瑞制药的新冠病毒疫苗防护力只有29%,而且这个29%针对的还是新冠1.0和2.0,在英国和南非变种病毒为代表的3.0病毒肆虐的背景下,辉瑞疫苗的防护力将进一步下降。鉴于辉瑞疫苗在全球各个国家注射已经导致数百例死亡案例出现,可以推论,在新冠3.0和4.0面前,辉瑞疫苗几乎等于无效。

  2021年1月15号,世界卫生组织表示,新冠疫苗“并非灵丹妙药”,疫苗不可能终结全球新冠。目前,全球包括美国和中国在内的很多人认为,疫苗可以终结新冠,这是一种浅薄的看法。只要新冠病毒变异不停止,那么疫苗防护就会被持续削弱,直至无效。

  所以,血饮在这里再次强调一点,新冠疫苗只有在遏制变异的前提下才能够彻底终结,否则永远追不上变异脚步。

  从生化畜生巴里克2015年在针对中国人基因的基础上制造出新冠病毒到现在,美国的目标就始终是中国。巴里克背后的资金是美国疾控中心提供的,而美国疾控中心则是犹太资本控制。这说明,犹太资本发动这场战役目标就是要遏制并深度打击中国。

  目前,中国通过隔离等措施已经成功遏制新冠病毒在中国境内传播,但并不代表犹太资本畜生对中国的打击会即刻停止。在中国研发出灭活国产疫苗之后,全球变异病毒骤然多点爆发,说明他们一定会根据疫苗进程来针对性触发更强大的变异,妄图攻破中国的生化防御网。以色列情报机构摩萨德来中国偷取中国灭活疫苗就是为了研发这种疫苗发挥作用的机理,继续为中国量身定做新变异毒株。

  目前,新冠病毒的3D模型已经被构建出来,已经发生变异的区域是目前重点关注对象,但这远远不足以应对病毒的复杂变异局面。除了关注主导变异的受体结合区域外,中国还更应该在病毒研究中关注那些未发生变异,而未来一旦发生变异,就可以迅速由人向动物传播的变异,比如感染猫的V1104L、Q675H等变异。这些受体结合区域能够从人传染很多动物,一旦发生变异的话,会导致病毒加速向整个生物圈和食物链全面传播。血饮预测,未来变异极有可能发生在这些区域,所以不能因为目前尚未发生变异就不予研究。

  从这个意义上讲,中国新冠疫苗和药物的研发实际上是在跟美国制造病毒的基因技术赛跑,这是一场硬仗。

  目前新冠病毒中变异已经开始从家畜家禽向猫狗宠物以及自然界的水貂等动物扩大。最新研究已经证实,新冠3.0中英国毒株H69和V70可以感染家猫,P681H可以感染狗,而长期以来,猫狗这些动物一直都被排除在防疫监控体系之外,但是,目前河北石家庄、黑龙江绥化的毒株已经证明来自于可以感染家猫的新冠3.0。

  有鉴于此,在防疫工作中一定要全面封杀境内的国际猫狗博览大会,加强对境内举行来自国外的猫狗等动物的限制,防止境外动物被感染以后进入中国境内引爆大规模传播。此言并非危言耸听,已经有这方面的案例,北京某确诊病例确诊前曾经参加了山东莱芜举行的世界名猫冠军积分赛,所以,下一步在这方面的防疫千万不能大意。

  当前,中国官方媒体已经开始质疑并要求核查美国马里兰州的德特里克堡生化实验室。但是血饮要说的是,中国真正应该要求世界卫生组织核查的是纽约长岛东部的普拉姆岛生化实验室而非德特里克堡。

  首先,德特里克堡在关闭又重新秘密启用的过程中,已经在2020年4月底完成了实验室数据迁移,很多敏感数据早已经被美国军方秘密保护,经过数据清洗以后就是去彻查也查不出什么。

  其次,德特里克堡没有大型户外野生动物实验基地,但是普拉姆岛有。建造在该岛屿上的101生化实验室和周围的开阔区域经过持续70年的生化实验,该岛屿上圈养大量用于生化动物实验用的蜱虫、牛、二师兄以及其他动物,长期实验已经积累了大量的生化污染,严重改变了当地生态。1970年代该岛屿私有化以后因资金不足,设备老化,更加速病毒污染扩大。除非使用中子弹,否则根本不可能消除该实验室周围陆地和海底生态被生化病毒污染。同时,该岛屿隶属于美国农业部,而非美军直接管辖,核查难度较低。如果能够施压美国开放该生化实验室,一定可以拿到美国制造生化武器的直接证据。

  明白了犹太资本支持生化狂人制造病毒并散布全球的路数,血饮接下来要揭露犹太资本发动生化攻击的战略目的。

  他们释放病毒的战略目的,除了向中国和全世界输出通缩,打击这些国家经济,破坏贸易全球化,进一步维护美元霸权外,经济上最重要也是最直接的目的,就是为了维护犹太医药公司的暴利。

  2018年4月10日,著名投资银行高盛(Goldman Sachs)发布了一份针对生物技术领域的调查报告。这份名为《基因组革命》的报告中,高盛分析师公开表示,快速甚至是一次性治愈患者的商业模式并不利于长期利润,比如说基因疗法。

  高盛这篇文章中有一个耐人寻味的商业研究结果,即:治愈患者是一种可持续的商业模式吗?高盛给出的答案是否定的。也就是说,在犹太资本看来,一种药物和疗法如果能够快速治愈患者,那它就不是一种可持续的商业盈利模式。

  这再次体现了犹太资本嗜血的野蛮丑恶嘴脸,为了实现长期盈利,他们可以无视患者经年累月遭受的痛苦,最后只是为了全面掏空患者的钱包。犹太资本这群杂种的丑恶,用畜牲一词来形容,都嫌玷污了畜牲,畜生都做不出这么恶心的事。

  那么,高盛的研究只是嘴上说说吗?实际上,他们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仔细观察世界医药发展历史,从艾滋病和癌症等病出现以后,以辉瑞制药为首的犹太医药公司就从来就没有发明过一种能够根治这些疾病的药物,他们发明的药物从来都只能遏制病情恶化,而从不考虑从根本上根治疾病。

  抗艾和抗癌药物一直是天文数字般的暴利,比如《我不是药神》中格列宁就是犹太制药公司生产的天价药,这种药物不能根治疾病,只能通过终身服药来抑制病情恶化,每月4万多的药费就是美国人自己也不能承受,于是患者吃完了存款吃房子,直到彻底被榨干。

  更为可悲的是,艾滋病是美国军方赞助的盖洛博士在上世纪70年代制造出来的,盖洛博士甚至为艾滋病病毒注册了专利。癌症方面,癌症发病普遍与农作物受到化学污染有关,化学污染核心就是农药。从改革开放到2010年左右,中国农药供应90%是犹太医药化学公司孟山都等生产的。综合来看,犹太资本就是天使与魔鬼的综合体,一边给你放毒,一边给你治病,一边当恶魔收割生命和健康,一边冒充白衣天使治病救人,典型的渣中极品。

  一边制造病毒打击人体健康制造混乱,一边高价销售令人苟延残喘的药物确保榨干患者最后一滴血,这是典型的屠术,不仅从根源和顶部两头吃钱获利,而且还可以把其他领域损害的名誉从医药生产领域夺回来。这样一来,不仅黑心钱赚了,还能够沽名钓誉,真是杀人越货、打家劫舍的最高境界。榨干你的钱包,敲骨吸髓,还让你感恩戴德。见过狗娘养的畜生,没见过比犹太资本这帮畜生更歹毒的。不过,葵花宝典开篇有云:欲练神功,必先自宫;即便自宫,未必成功。这种倒行逆施的反人类行径,其结果不言自明。

  从血饮2016年写生化系列文章开始到现在,很多不明所以的货认为血饮揭露犹太资本对华发动生化战的文章是阴谋论。但是,新冠病毒爆发以后,国家层面也开始逐步认同血饮观点,特别是1月18号,发言人华姐的讲话再次证明了血饮之前对非典和新冠人工制造理论的判断是超前精准的。

  鬼谷子说过,阴以谋之,阳以成之!阴阳是相互转换,相辅相成的。阴谋发展到最后必然以阳谋呈现。西方文化将阴谋这一中性词贬义化,不过是为了掩盖他们见不得光的肮脏勾当。很多很多智商欠费的人跟随西方舆论摇摆,不分真假,不辨真伪,助纣为虐,即便非典已经确凿无误地说明中国遭到了生化攻击,都还改变不了这些蠢货认清事实的眼见力。直到新冠爆发以后全球聚焦爆发原点,各种证据开始逐渐浮出水面,依然有人生怕揭了犹太主子的短,建议这帮误导舆论的蠢货去医院好好拍个CT,行开颅术,先把脑子里倒灌进去的水倒出来,或许可以康复。

  那么,面对嗜血的犹太资本畜生,若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难免伤及无辜,太不人道,那么,我们就真的束手无策了吗?其实,方法是有的,一如至纯至阳的九阳神功破解阴毒的葵花宝典。

  犹太医药公司从小布什上台以后,为了维持抗癌和抗艾药物暴利,直接阉割了美国本土的干细胞和细胞免疫疗法,时至今日,中国在细胞免疫疗法已经超过美国,对于这一点,美国人自己同样承认。2018年4月10日,高盛发布的那份名为《基因组革命》的报告的第一部分,高盛对于中国在基因编辑领域的表现予以高度认可,高盛认为,中国在基因编辑军备竞赛上正在赶超美国。

  也就是在高盛赞誉中国的2018年的11月份,中国国武汉科技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的张同存、顾潮江两位教授就成功攻克了艾滋病并申请了专利。2019年1月份,中国华裔邱香果博士成功制造出抗埃博拉广谱型药物MBP-134。

  反观美国这边,从2001年以后,美国不仅没有在攻克艾滋病和癌症方面取得重大进步,反而逐步落后,为了填补本土生物医药研究漏洞,开始暗地里放宽对中国生物留学生奖学金和录取限制,希望以华人生化才智弥补本土不足。要知道,细胞免疫疗法和干细胞研究最早是上世纪90年代由美国生物学家提出来的,现在却是中国走在了前面。

  与暴利的抗癌和抗艾药物相比,细胞免疫等先进基因疗法很显然是一次性治愈的终极疗法。高盛在报告中也承认,“这种疗法在复发性疾病与慢性疾病方面有着非常广阔的前景,基因疗法、细胞基因工程疗法和基因编辑最具吸引力的因素在于能提供一次性治疗方法,它显然不能提供长期稳定的暴利”,这才是犹太医药集团打压美国本土基因治疗的根本原因,但是这种打压的结果就是中国基因疗法的全面崛起。

  现在中国人和华裔取得的伟大成就说明,中国人在医学生物领域具有极高天分,只要中国国家在战略上持续支持中国细胞免疫等基因疗法持续发展下去,那么中国不仅能够攻克包括新冠在内的传染病,而且能够从根本上挖掉犹太医药集团的根,这远远比直接打掉中国周边的美军生化实验室更具有战略意义。

  血饮预测,中国点状疫疾不会在三月份终结,至少要等到4月底,因为东北要等到4月底温度才会回升,四月初东北还有一个小高峰期,请大家注意防范。

  文章最后,血饮提醒三件事:其一,建议读者尽量注射国产疫苗,不要注射辉瑞等外国疫苗,原因大家都明白;其二,今年长江流域将再次遭遇大洪水,而且极有可能是十年来的最大洪水,请有关单位提前做好应对;其三,南方省份要做好水稻虫病预防,尤其安徽南部以及江西北部地区农户注意更改作物类型以免蒙受作物损失,而四川南部地区在今年4和5月份则要做好防火准备。

  本文作者为血饮,平局推荐大家关注血饮。货币战争看不见硝烟弥漫,俯视之下却是血流成河。胜利者权杖上的红宝石摇曳着嗜血的光芒,却不见王座之下尸骨累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