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香港马会2020开奖纪录 > 正文

长威科技高管职业履历存疑 保荐机构五矿证券有失察之嫌

来源:未知 时间:2021-09-29 16:34

  长威信息科技发展股份有限公司专注于智慧治理、智慧应急、政务民生等领域,为客户提供集智慧应用开发、系统集成服务、运维和技术服务于一体的综合信息技术服务。

  长威科技本次申请在科创板上市,招股书披露该公司符合《科创板上市规则》第2.1.2条的具体上市标准为:预计市值不低于人民币10亿元,最近两年净利润均为正且累计净利润不低于人民币5000万元,或者预计市值不低于人民币10亿元,最近一年净利润为正且营业收入不低于人民币1亿元。上述标准中的核心要件是“预计市值不低于人民币10亿元”。

  而据招股书显示,2020年4月29日孙克胜、王建民、许敬霞等三人个人财务安排需要拟转让通过荣安投资间接所持发行人股份,以15.67元/股的价格分别转让予汇银龙商和天壹同禧其中汇银龙商为公司原股东,天壹同禧为新增股东;招股书还披露本次股权转让的“定价依据为股权交易当事人以公司最近一次融资定价(17.21元/股)为参考协商确定”。

  不仅如此,2020年6月29日,王建民、许敬霞二人财务安排需要拟转让通过正德投资间接所持发行人股份,份以13.93元/股的价格分别转让予深创投、红土智为和汇鑫至诚,其中汇鑫至诚为新增股东,参考定价同样为最近一次融资定价(17.21元/股)。

  从上述两次股份转让,后一次的转让价格还低于前一次,这并不符合正常的资本逻辑;同时,参照上述股权转让价格,长威科技的整体价值尚不足10亿元,则该公司“预计市值不低于人民币10亿元”的理由是否充分是值得拷问的。

  不仅如此,根据长威科技发布的《发行人及保荐机构回复意见》显示,监管部门曾要求公司说明“报告期内历次股权转让差异较大的原因、作价依据及合理性、股权转让是否真实、有无股权代持等情况”,而从公司的回复内容来看,仅披露“转让双方按照2019年6月公司增资扩股价格(17.21元/股)的九折协商确定本次转让价格”,却并未就存在折扣的原因做出说明。

  不仅如此,根据《发行人及保荐机构回复意见》显示,长威科技董事、副总经理陈征宇先生在1997年4月至2000年4月任福州有恒电子有限公司副总经理。但据《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并不存在公司名称为“福州有恒电子有限公司”注册记录,而长威科技董事长林韶军女士和陈征宇先生在1996年4月合资成立过“福州有恒电子开发有限公司”、法人代表为林韶军,这间公司后于2000年9月因“不按规定接受年检”被吊销营业执照。

  这不禁令人产生不少疑问:反馈意见中所称的“福州有恒电子有限公司”是否就是“福州有恒电子开发有限公司”?对此公司名称差异,长威科技的保荐机构五矿证券是如何进行核查的?长威科技并未就上述问题接受记者采访。

  不仅如此,从上述信息来看,在“福州有恒电子开发有限公司”存续期内,林韶军女士也应当在该公司内任职并担任法人代表,但是这在反馈意见中关于林韶军女士的个人履历中并未提及。

  再来看长威科技的财务数据,根据招股书披露,长威科技在2018年末对“福州软件园产业基地开发有限公司”有应付账款余额4994.29万元,账龄为一年以内款项;该笔款项后于2019年被实际支付。

  结合长威科技拥有的房屋所有权均是在2019年确权的、地处福州软件园的房屋,则前述应付账款余额应当是房屋的购买款。招股书还显示,2018年长威科技的房屋及建筑物固定资产原值为8175.2万元,全部为当年购置并入账,则考虑到当年末的应付款余额为近五千万元,则应当对应着实际支付的房屋购置款为三千万元以上。

  但事实上,现金流量表显示长威科技2018年度“购置固定资产、无形资产及其他长期资产支付的现金”总共仅为2007.32万元,这并不符合前文的测算结果。

  此外,“福州博睿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原是长威科技2018年的第一大供应商,采购金额高达3765.82万元、占比为17.70%;而该供应商在2019年并未进入到长威科技前五大供应商名单中,对应着2019年长威科技向该供应商采购金额不会超过699.65万元。

  根据《裁判文书网》显示《民事裁定书》【(2019)闽0105民初1087号】,“福州博睿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曾于2019年7月对长威科技提起诉讼,后撤回起诉。

  另据公开信息显示,“福州博睿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成立于2016年10月,注册地址与长威科技同在福州软件园,前者在D区、长威科技则在F区;截止到2018年末,这家公司实缴资本为零、社保缴纳人数为1人,却能以近四千万元的交易金额成为长威科技的第一大供应商。